调查显示41%受访者不希望子女职业与己相同
作者:chinapower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日期:2015-05-26 浏览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李强曾对北京地区职业声望调查结果进行分析,发现我国与国外多数国家的职业声望评价有明显的差异:职业声望评价的一致性低于这些国家,而冲突性、分裂性又高于这些国家。“社会转型时期相互冲突的价值观念体系及社会规范,是导致人们产生分裂性社会评价的根本原因”。他表示,职业声望评价实际上也是一种特殊形式的社会舆论,对金钱和权力起着平衡和纠偏的作用。首先要从制度体系上加以保障,不断完善用工制度,形成长期、稳定的雇佣关系,让人们能够通过职业水平的提升实现职业地位上升,从而得到相应的尊重。


对大多数人来说,职业不仅是一个饭碗,也体现出自己的社会地位。当下,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创业浪潮的兴起让一些高收入职业备受瞩目,反腐的进行和矛盾的凸显也让一些曾被热捧的职业出现降温,互联网和第三产业的发展又不断催生出各种新职业……在人们心中,什么样的工作才是好工作?一些常见职业的社会声望如何?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益派咨询,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受访者看来,当下社会声望最高的5个职业依次是:科研人员、大学教授、工程师、医生、律师。78.9%的受访者认为自己职业的社会声望一般或较低,41.3%的受访者不愿意子女从事自己现在的职业。

受访者心中社会声望最高的职业是科研人员、大学教授、工程师

李凯(化名)在北京一所高校读大四,今年即将毕业。对于自己的职业道路,他在上学期间一直在思考和规划。“我父母一个是医生,一个是老师。这两个职业都比较稳定,社会评价也不错。但我更想做能发挥创造性、时间自由一点的工作。”李凯说,他的理想是做企业家和科学家。他大学期间曾尝试过几次小型创业,希望毕业后能和同学一起开一家家教公司。


“救死扶伤、教书育人、发明创造是不少人小时候的梦想,现在看来,医生、老师、科学家这些职业都算不错。”张明敏在杭州一家商场做服务员,她认为,声望高的职业要么赚钱多,要么技术含量高,要么稳定性强。“虽然现在不少老师、医生也抱怨自己的职业没地位,不如高级服务员、保姆赚得多,但大多数从事服务业的人还是生活在社会底层”。张明敏说,每次同学聚会,她都不好意思提起自己的职业,她很羡慕职业体面的同学。


调查显示,在受访者心中,当下社会声望排名前三的职业是:科研人员、大学教授、工程师。医生、律师、教师、高级技术工人、设计师、警察、运动员、文艺工作者、记者、民营企业主、金融从业人员的排位也比较靠前,选择比例均超过10%。排名较后的几个职业是:家政服务人员、按摩师、服务员、司机、导游。

受访者认为未来职业声望最有可能提高的3个职业是:科研人员、大学教授和医生,科研人员排名第一。教师、律师、工程师、高级技术工人、民营企业主、设计师、消防员、银行、金融从业人员、记者、IT工作者排名也比较靠前。家政服务人员、按摩师、服务员、司机、导游排名靠后。


仅23.5%受访者愿意子女从事自己职业


受访者如何评价自己的职业声望?调查中,52.9%的受访者认为自己职业的社会声望一般,26.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职业社会声望低,仅21.1%的受访者认为自己职业社会声望高。


分职业来看,士兵、警察中对自己职业声望评价为高和一般的人各占一半。农民、家政服务人员、服务员对自己的职业声望评价最低。值得注意的是,在受访者评出的社会声望较高的职业中,医生、律师、高级技术工人、护士对自身职业声望的评价仅处于中下水平。


李凯告诉记者,他的父母十分希望他去考公务员(课程)。“他们认为虽然在反腐高压下,公务员灰色收入减少,一些公务员岗位也比较辛苦,但公务员获得的福利、人脉、权力等社会资源更多,以后的发展道路也比较明确,与其他职业相比还是很不错的”。李凯说,他父母不太愿意他当老师或医生,因为既劳累又无支配权力,另外当下医患纠纷、师德败坏等现象也让他们对自己的职业评价不高。


调查中,仅23.5%的受访者愿意子女从事自己现在的职业,41.3%的受访者表示不愿意,35.2%的受访者回答不好说。被受访者认为声望较高的职业中,高级技术工人、大学教授、律师、医生不愿子女从事自己职业的比例均超过一半。


“去年被分配到我们县政府工作的两个大学生,干了不到一个星期就辞职了。他们的家都在省会城市,来基层工作感觉落差较大。”河北某县政府公务员王军告诉记者,公务员体系内部待遇差距很大,普通人关注的往往是领导干部和省级以上的公务员。基层无官职公务员压力大、待遇低,升迁也很困难。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李强曾对北京地区职业声望调查结果进行分析,发现我国与国外多数国家的职业声望评价有明显的差异:职业声望评价的一致性低于这些国家,而冲突性、分裂性又高于这些国家。他认为,社会转型时期相互冲突的价值观念体系及社会规范,是导致人们产生分裂性社会评价的根本原因。


调查显示,有两种职业的从业者更愿意子女从事自己的职业,分别是警察和科研人员。


职业声望评价实际上是一种特殊形式的社会舆论


本次调查显示,整体来看,受访者希望从事的职业有4大特点:收入水平高(70.2%)、稳定性强(58.7%)、可持续性强(47.1%)、工作环境好(46.7%)。其他特点依次是:社会贡献大(37.4%)、时间自由(33.3%)、权力大(23.3%)、国家政策扶持(19.5%)、人脉资源广(19.5%)、工作清闲(17.2%)等。


山东省高密市农民刘瑞凯今年58岁,曾经种过地、做过小买卖、搞过养殖。凭借这些工作得来的收入,他供一双儿女读完了大学。刘瑞凯说,他辛苦了一辈子供孩子读书,就是希望他们以后能有个稳定的、收入不错的好工作。虽然刘瑞凯在养殖方面找到了一条不错的路子,但他还是不希望孩子“子承父业”。他希望孩子能进入国家单位工作,当医生、当老师,“如果能做官就更好了”。


李强认为,职业声望评价实际上也是一种特殊形式的社会舆论,职业声望对金钱和权力起着平衡和纠偏的作用。他提出,首先要从制度体系上加以保障,不断完善用工制度,形成长期、稳定的雇佣关系,让人们能够通过职业水平的不断提升实现职业地位上升,从而得到相应的尊重。同时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多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加强对技术工人的职业培训、考核和认证等。


近日,陕西省给182人颁发了第二批“新型高级职业农民”认证资格证书,引起社会关注。刘瑞凯也关注了这条新闻。他对记者说,他没想到,农民也能像知识分子、工人一样拿到职业证书。如果农民可以凭自己的工作得到社会更多的认可和尊重,这份职业就会显得更体面一些。(中国青年报  周易)